相关文章

杭州创业项目重“互联网+” APP开发约占九成

  打车APP、美发APP、团购APP……杭州有不少创业者,都是从开发一款APP开始创业之路的。

  乐见“互联网+”创新的民间资金也随之涌入。“杭城一年起码有10亿元以上的民间资金投入搞APP开发。”创业平台乐创会秘书长卢艳峰如此估计。

  “APP开发,当然是一个朝阳产业。”杭州互联网创业“前辈”、同花顺股份公司副总经理吴强告诉记者,APP行业机会还是很多的。

  本报记者历时多日,采访了多位创业者、风投公司负责人、业内专家,试图为后来者归纳那些散落在APP创业路途上的宝贵经验。

  成功样本

  不少人一打开皮夹,就会露出一叠信用卡。“我曾经有4张信用卡,还款真的很麻烦。”3年前,杭州电子工学院毕业生孙海涛灵光一现:何不搞一个信用卡APP,解决这类烦恼?

  3年后,孙海涛开发的“51信用卡”成了杭州APP创业成功案例之一。“他们的C轮融资获得1亿美元,股东包括小米、新湖中宝等。”天使湾创投CEO庞晓伟介绍。

  据介绍,“51信用卡”是一款具有管理信用卡功能的APP,通过智能解析信用卡电子账单,实现用卡管理和个人财务的智能化应用。从2012年6月上线至今,“51信用卡”累计下载量超过了4000万,目前有3500万活跃用户量,每天有约1000万笔交易,平均每笔约三五百元,覆盖中国约20%信用卡账单。

  今年4月,“51信用卡”还联合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平安大华基金,共同发布了“小时贷”速贷平台,主打“纯线上操作”和“一小时放款”。“银行是拿着‘屌丝’的钱,借给‘高大上’的客户;而我是拿着‘屌丝’的钱,借给‘屌丝’。”孙海涛告诉记者。

  实际上,创业近3年,孙海涛克服了不少困难。“(创业早期)正当我们要发力的时候,一位很重要的技术人员离职创业去了;2013年初,我们的资金一度非常紧张,当时找到杭州一家很有知名度的互联网巨头来投资,结果过了不久,对方一句‘不好意思’,商量好的资金就没了……”

  凭着韧性,他和团队最终走出了创业“低谷”。在他看来,一些APP创业者遭遇挫折,主要是“产品没做好或方向不对,没有抓住客户的真正需求,无法黏住客户”。另外,一些创始人实际上决心不够,“他们很多都抱着试试看的创业态度,烧完几百万元就偃旗息鼓了”。

  他建议创业者,最要克服的问题“就是进入创业低潮的时候,不要轻易否定自己,不要轻言放弃,不要被自己内心的消极情绪所打垮”。

  51信用卡:C轮融资获得1亿美元

  有成功,也有失败。“猫萌”APP创始人、18岁的福建男孩林超龙就是其中之一。

  他算得上杭城互联网行业最年轻的创业者。去年6月底,融到20多万元风险投资的他,兴冲冲地从北京飞赴杭州,很快注册了杭州猫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长兼CEO。随后,他招聘了约10人的团队,开发一款手绘分享交易平台APP,取名“猫萌”;到了今年两三月份,形势急转直下,“猫萌”宣告失败。

  “资金链一度断裂”是一个重要原因。林超龙回忆,当时,风险投资已用得差不多了。没了资金,不断有人跳槽,团队成员只剩不到一半。

  而且,“猫萌”APP没有产生过一桩商业交易,没有实现最初设定的商业模式——手绘作品专业画师和业余画师在“猫萌”平台上分享自己的手绘作品,画师们不仅可以出售自己的作品,还能针对普通用户的需求完成作品定制,从中获取报酬。

  “定位有问题,这个平台没有做到高转化率。大家都希望把自己的画卖出去,但是没有人来买。”林超龙分析。

  不过,刚经历一次失败的林超龙并不气馁。已经重新融到风投资金的他,准备开发新的第三方应用程序。

  买化妆品、买衣服、买水果……不少“剁手族”的月末状况是工资花完了,还欠了一屁股“债”。杭州有一个敏锐的创业团队从中嗅到了商机,开发了个人记账兼理财平台“挖财”APP。

  2013年7月,“挖财”引入了基金交易服务,推出大众理财产品,通过和第三方理财机构合作并收取一定推介费的模式来做平民理财市场;去年12月1日,“挖财”公司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B轮融资。

  据介绍,迄今为止,挖财已经累积了1亿多下载用户。从最开始帮用户记账,发展到如今介入多种理财业务,“挖财”已累计销售理财产品超过百亿元。

  创始人李治国说,未来5年,“挖财”的目标是为1亿人管好钱、理好财。

  李治国将自己的经验分享给新的创业者,“‘挖财’取得成功,在于我们坚持自己的初心,努力帮用户记好账、管好钱;为此,我们不断适应市场变化,比如在2013年互联网金融元年来到时,提前预知并迅速布局,快速融资,通过并购上海信策数据进入金融业务,将移动互联网和金融深度整合。”

  他还建议创业者,创业前要充分了解目标市场,做足功课;要打造团队整体作战能力;要懂得传播和媒体的威力,善于宣传和推广。

  挖财:已经累积1亿多下载用户

  失败样本

  猫萌:“烧”光了钱,还没实现商业模式

  在吴强看来,APP绝对算得上朝阳产业。他说,现在很多人吃饭也看APP,菜上来先用智能手机拍一下,再发到微信上与人分享,形成了成天捧着手机的“低头一族”,这说明市场对手机上的内容需求非常庞大,APP开发行业的机会很多。

  杭州锦囊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旭辉也认为,“年轻人涉足这个行业(APP开发)是正确的。”

  杭州市工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杭州注册企业类型为互联网和相关类型的企业总共有1157家。“APP开发项目约占杭州互联网创业总项目90%。”卢艳峰告诉记者。

  据多位业内人士预计,目前杭城搞APP开发的公司达上千家,一年新开发的APP超过上万个。

  不过,创业者投身APP开发大潮时,还是要注意避开可能存在的风险。记者就此采访了一些互联网企业负责人、投资业人士。

  在浙大科发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李洪杰看来,APP创业者一定要避免以下3种情况,“APP本身创新性不够,而同时期有很多强劲的竞争对手;虽然创新性很强,但是技术壁垒很低或跑得不够快,很容易被其他有实力的大公司‘克隆’;虽然创新性蛮强,但不适合中国的市场情况和消费习惯等,也很容易死亡。”

  杭州盈开投资公司负责人项建标建议创业者,要多考虑钱的问题。因为在他看来,资金链断裂是APP项目的第一大死亡原因;另外,运营失败也是重要原因,“开发一个APP的门槛不高,但运营一个APP需要投入巨大的资本”。

  同时,他也看到这个行业中的盲目现象,一些不适合搞创业的人都跑来搞APP项目。“(这些人)没有承受失败的能力。因为创业本来风险就很高,只有少数人才能做成。”

  而在吴强看来,目前,杭城很多新开发出来的APP没有抓住市场真正的“痛点”,没能为用户提供出无可替代的“核心价值”。“如果你是那种可有可无的APP,那就很难生存下去。”

  怎么避开?他建议,创业者一定要对行业有深刻的了解。“创业者要对传统行业做尽可能仔细的调查,发现切实存在的问题或痛点,然后通过APP这个快捷的工具,找到解决办法。”

  而王旭辉等人则认为,在目前的市场中,“年轻人单枪匹马地去独自开发一个新的APP,想要跟一些很成熟的团队来比拼,是鸡蛋碰石头;年轻人最快捷的创业办法,是跟着好的团队,寻找好的合作者,才能做出成绩来。”

  创业建议

  要抓住用户核心价值

  也要防被大公司“克隆”